谁在古城街道轻踮脚,不记阁楼红窗慢梳妆。

换一个颜色的风…

轻青。

很多“武士”他们在刻意挑剔这个时代大众的选择。

飘。

其实,只做你的翅膀也挺好的。

那个去了战场的小兵,最后有没有胜利凯旋?

可是,当然睁开眼时,我看到了我出生前梦见过的地方。

我问它: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

(1)

我出身在一个充满战争的时代,哇哇落地开始就带着一项部落给予的使命。这个战争时代,长辈们说沟通已经不重要了。解决问题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方式就是:战争。

部落里为了巩固这种为部落而战的光荣,把为战争而生的我们依据杀敌的能力分为好几个等级。其中,最为光荣而让人向往的就是王者。部落给予他这种称号,就意味着他是这里的王。当然,更意味着他将带领我们征战敌对部落。

我出身在火族,我们有着天神赋予我们的使命:守护火族的水晶。在我小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做火族的水晶,只知道那是巨大的山,不断的跳跃着熊熊火焰。我曾问...

写给那时年少的你

写给那时年少的你

文/旁边有个王

那时候你问我,我的读后感为什么只有那么一点,我说因为写不了那么多。再看了你的读后感之后,我突然也想再写一点。我告诉你,感情的表达不是长就行,文字不也是朝着简化的方向去发展的吗?在看了你的读后感之后,我其实想说,有句话叫:越疼的地方,越不愿去触及。

我之所以买这本小说,也是因为我看了室友买的它的另两部小说。这是一个系列的小说,貌似一共有4本,我全看完了。主角都是苏扬,但他们之间没有联系。在这几部小说里苏扬都是同一个形象,同样玩弄了几个女孩的感情。但最后读到的,好像都是他与女主角那纯纯的爱恋,有大学时光也含青春岁月。我喜欢这小说,也喜欢苏扬,但我不想成为苏扬...

她自己也相信了

三年前,我偶然看到我女朋友手机有一个男生和她说话,很露骨并有见过面,三年的感情啊,我一直在努力跑却发现我带着绿帽子跑,那天晚上她还不知道,她睡了之后,我一直在看她,她好柔弱,我默默掉了一会儿眼泪,第二天我说分手,我说我出轨,她的好朋友都骂我不是人,最后,连她自己也信了。


Three years ago, i found accidently my girlfriend chatted with a stranger man, their words is full of sex, and  have met each. we were together 3 years, i always...

不如笑归去。

而他永远不知道

2011年他是我后桌,2012年他是我男朋友,2013年他是我同班同学,2014年我大一他高四,是陌生人,2015年他是我男朋友,2016年真的就是陌生人了,2016年末春节他说我想你了,你在哪。而他永远不知道距离他1978.6公里的我一如既往的哭的一塌糊涂。

In 2011, he was my back desk.

In 2012, he was my boyfriend.

In 2013, he was my classroom.

In 2014, i am freshman in college, he is 4th grades in senior school.

In 2015...

壁纸是她和那个男生

昨天在地铁里看见一个女的,二十多岁吧.自从她坐在我旁边她就一直在照镜子抹粉补妆,这一路上她一直在照镜子补妆,周围的人都用嫌弃的眼光看她.过了一会,她从包里拿出来一张请帖,打开看了看,里面有那对新婚夫妻的照片,她拿起手机摁亮了屏幕,壁纸是她和那个男生。

I saw a girl about 20 years old in the subway yesterday. Her always look at hers mirror and make up since her sit down my side. Though others people focus on her with hate,...

见山是山!

见山是山,见海是海

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见山是山,见海是海,见花便是花。唯独见了你,云海开始翻涌,江潮开始澎湃,昆虫的小触须挠着全世界的痒。你无需开口,我和天地万物便通通奔向你。

I am a vulgar man much, in my heart, the mountain is itself , the sea and the flower is itself too. but when i saw you, the clouds and rivers start change, insect's little smeller has touched my all world. you needn...

你是这里唯一的阿莫

阿莫从成都回老家的时候,还没有忘记给家里带上重庆有名的火锅的底料。辞职回老家的想法,并不是阿莫的一时冲动,更像是蓄谋已久的决定。

Amo have not forgets take the Chongqing’s specially food---hot-pot to home , when go back native home from Chendu , the city of china north. Quit job go back native home is not Amo’s temporary thought , and better seem like is long thinking...

又是老套的:那年夏天。

眉宇。

回家。

呀!起风了。

停下来拍张照再走不好吗?

不行,有点晕!!

食古不化!?

夏天来河边玩呀!!

三杯吐然诺。

只有河里的美人鱼知道。

时分记录仪。

青,山!

小镇。

把看过的再看一遍。

有彩虹还怕什么!?

© 旁边有个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