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做男朋友,非常珍惜


“这里人好多,我要开始检票了,等我上车了我们再聊…”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匆匆挂掉了电话。


而我知道,从现在开始,再等15个小时我就可以见到她了!


希望火车能快一点,也希望火车能慢一点。听多了她给的民谣,就是这样文艺。


快了,我还没有准备好怎么面对她;慢了,却又忍不住想见她的心急。


(1)


2014年高考之后,我们成了名副其实的情侣。


离开了一举一动都要防着班主任的学校,我们可以大声在公园谈爱,可以放肆的拥抱,可以像偶像剧一样牵着手去城市里最高的商场,然后允许她把塞不进嘴里的冰淇淋滴在我手里。


融化的冰淇淋慢慢随时间蒸发,变成了流行小说的开头:金秋九月,又是离别的好日子。


高考的独木桥并没有把我们指向同一个地方,相隔15个小时的距离,两张车票开启了我们长达四年的异地恋曲。


在小说里总有这样的桥段。


异地恋的男主在女朋友生日的前一天,坐上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去到女主所在的城市。突如其来的惊喜,在宿舍楼下或者昏暗路灯的街边,有一段拥抱和感人的桥段。


然而四年来,我们并没有过这样的浪漫。


不是买不到车票,就是满课根本跑不了。没办法随时在宿舍楼下给她献花,更没办法在门禁之时有一个离别的吻。


最多只能在1V1的时候,让她的安琪拉把我虐到体无完肤。


毕竟都是生活在童话之外,长久的爱情靠不了转角的命中注定,都是微信里一条条聊天记录堆积起来的感情城堡。


置顶的聊天信息里,她的消息总是不会熄灭。她会分享哈士奇超搞笑的图片,分享如何做一个好男朋友的视频,还分享给我听老土的民谣。


而我总是告诉我她,没事不要听民谣,容易得抑郁症,而她却说想去成都…


当然,她并不会抑郁,她还有最喜欢的消消乐。我曾带过她打王者荣耀,她的安琪拉从来都只打得赢超级兵。


(2)


异地恋的存活率大家心里的都有点数,比起恋爱的享受,异地恋更像是一种煎熬。


我们也经历过这样的日子,到了大二上学期,我们都好像进入了恋爱的冬眠期。从她不再每天和我细数大姨妈的日子开始,不再用诡异的表情告诉我今天在食堂吃到了怎样难吃的蔬菜。


电话接通再也没有可聊的话题。


虽然异地恋的幸福和电视剧里不同,但感受到的艰苦却是如出一辙。只不过两者都没有轰轰烈烈,我在电话里听过她哭,但并没有任何感人的背景音乐。


大二那一年的一等奖学金没有拿到,她和闺蜜在寝室楼旁边的操场上哭得稀里哗啦。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说话都没有了标准家乡话。


她很生气,我总是没办法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身边,而绕了大半个地球传入耳朵的声音,却又是如此的缺乏温度。


但幸运的是,我们熬过了思恋最艰苦的时期。


最高的商场三楼,有一间叫story的奶茶店,蓝色的装修基调是我们最喜欢的。店员说大口茶不要用吸管,会感觉很苦。只有大口的直接喝才能感受到上层的香甜泡沫和下层无糖冰茶融合的美味。


可她总叫我去要一根吸管,四年来的六个假期里有四次都是这样。


除了奶茶,她最喜欢的就是电影了。为此我们还开了好几年的腾讯视频vip服务,非要和我一起用,想偷窥我是不是偷看三俗片子。


捉妖记上映的时候她很喜欢胡巴,小黄人上映的时候她又喜欢小黄人,上一次三生三世上映又要我去看杨洋……


我们在两个城市买了同一部电影的同一时段的票,她非说这样我们就是一起看了电影。虽然她都是和闺蜜一起,而我的旁边真的是另一对情侣。


每次看到别人家的情侣如此恩爱,我都会打电话问她,为什么别人家的女朋友瘦成了一道闪电?


而说到减肥也是我们经常谈论的事情,虽然她总是不那么乐意和我谈,但在天台吹着风的我心情格外的大胆。


我会对她说,其实我不是要你减肥,只是希望让肉去它该去的地方。


在很多次灌输了这样的理念之后,她也学会了照一张电子称上的数字,让后告诉我,你要的肉没减下来,也没到该去的地方,要不要给我来一斤木瓜…


这些年,就是靠着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慢慢的建起了感情的城堡。


(3)


还有6个小时,现在她应该在卧铺上听她最喜欢的民谣。


民谣总是提起远方,她说这一次真的动身了。


这是她第二次出远门,可以说是二十二年来第二次出省。


高考之后,她妈妈不放心,也不喜欢她跋山涉水的去省外读书,于是就报了一个省城的大学。


果然,每一个女孩都是妈妈手中的宝贝,在把心交给喜欢的男生之后,不知道要花多久时间来适应这种落差。


就像网易云里面最扎心的段子,在我手里那么宝贝的一个人,怎么到了别人手里什么都不是了。


她第一次出省,也是坐火车来找我,那张票到现在我一直都留着。


那时候,她坐了15个小时的火车来找我。为了给我一个惊喜,并没有告诉我。


她说,从火车站出来,好多人,好多车,她摸不清东南西北,问师傅来我学校坐几路公交,师傅操着一口纯正本地话指手画脚了一番,她一字没听懂。


那个时候除了我,她真的对眼前的这座城市一无所知。


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叫我看看她的肉有没有去到该去的地方。我知道她调皮,却没想到会如此无惧。


电影《卡萨布兰卡》里亨弗莱·鲍嘉的著名台词写着:“世界上有那么多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酒吧,而她偏偏走进了我这一间。”


谁能想到,高一的时候,她居然和我一起闯进了教导处主任的办公室。


没有马尾辫,也没有白衬衫,她拿着我写的五百字深刻检讨,把我连踢带拽的送到了班主任的严厉的面容前。


巧的是,去年过年的时候,我也用同样的方式把她带到了父母面前。父母总是希望我们毕业就结婚,当然这并不是她和我的安排。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能污能武的她,居然在见我父母的时候如此矜持,甚至都不让我靠近她。因为那天她的头发有静电,我的毛衣会让她的头发整片的飞起来。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但肯定也是我最后一次做男朋友了。


高二开始,从穿着校服的文理科,到跋山涉水的异地恋。


现在2017年,鹿晗也恋爱了,宋仲基也结婚了。


看看时间,我也该准备准备去火车站接她了。


这个城市发展大概还是会让她感到陌生,火车到站的时候我要挤过拉客的出租司机,让她最快的看到我。


-


文|旁边有个王.


未授权,禁止转载。

评论 ( 7 )
热度 ( 193 )

© 旁边有个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