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点半之后,我在秋名山等你

五点半之后,我在秋名山等你

文 | 旁边有个王

01

叮咚,我的手机响了。黑暗中,那一闪一闪的绿显得格外耀眼。

身旁的五姑娘率先拿到了手机,我没有和她争抢。从另一边的床头柜上取来了一包烟,在黑暗中用手在桌面试图拍出打火机在哪。

刚拍了没两下,又是叮咚的一声。伴随着打火机落地的声音,在黑暗中无尽的回荡。

“微信上说了什么?” 我附身去捡起打火机。

五姑娘好像没有听到我说话,她的手指还在屏幕上滑动。表情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她好像听到我的话,但不太愿意告诉我。

“是组织上出事了吗?” 我终于点燃了烟,口中的烟还没得及吐出,五姑娘说话了。

“又有一部车被劫了,损失惨重” 五姑娘说话的时候,声音明显的在发抖。

她跟了我有五年的时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至五年前在火车站遇见她,我就答应她要保护她一辈子,不会让她受伤一点。遇见的那天下着小雨,我撑起那把旧得快褪色的蓝色的伞,任凭斜飞的雨打在我们的身上,她旁边放着的箱子也已经湿到了底。

我们一直很乐观。

但是最近的情况比较糟糕,连着几次发车都被截下。各方势力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眼看我这龙头老大的地位就要不保,五姑娘显得有些慌张。或许是担心我,或许是担心自己,但我坚信是前者。

或许是我吐烟的时候叹了口气,原本应该成群结队不分散的烟雾,变得断断续续漂浮不定。

“最近实在查的太严了,兄弟们的车都不敢上路。各个区的负责人都有了重新推举总负责人的念头,如果我不能把这些事搞定,从此就要隐姓埋名了。” 我手中的烟,红色的点一闪一闪的,像极了那时年轻时跳动的红心。

“我知道,可是最近圈子里刚出现的那位年轻人,好像比你年轻人时还猛。据说在秋名山上创下了最快速度的纪录,开车还没有失败过。” 五姑娘一边说着,一遍把手机熄了屏,把身体靠在我身上。那么多年了,她的肌肤还是那么细腻。

02

五姑娘说的那位青年,刚来这个圈子不久,爱抽烟。但凭借着年轻气盛,车技非常好,已经在圈内积累大量名气和粉丝。如果一定要重新选举,我的位置一定非他莫属。这么多年了,还是出现了能撼动我地位的人。

当年的秋名山车神,如今的我,已经老去。那支烟已经快燃到了烟蒂,我示意五姑娘帮我把烟灰缸拿过来。

此时手机又叮咚了一声,五姑娘似乎刻意不让我知道,把原本亮起的屏幕赶紧熄灭,把手机紧紧的握在手里。我把烟在烟灰缸里狠狠的怼灭,用身旁的纸巾擦了擦了手,就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的躺下了。在黑夜中,我听到姑娘松了一口气的声音和烟灰缸放在床头柜上的声音。

“我们不要想太多了安心睡觉吧”  五姑娘放好了手机,也顺势躺在我的手臂上。

对面楼上的霓虹灯红绿交替,在窗外肆意的闪烁,好像在嘲笑我应该退位让贤了。我极力的克制行中的情绪,把被子往上提了一下,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声旁的五姑娘也主动的向我靠得更紧,软软的贴在我左边的心脏上。

窗外的霓虹灯跑的越来越快,焦急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我翻身睡到了五姑娘的身上,我想现在只有一件事能让我解脱。五姑娘紧紧的夹了一下腿,一滴泪流在了我的手臂上,感觉热热的,和发动机运行之后散发的温度一样。

完事之后,我终于比五姑娘摔下摸到了手机。一看手机才不过凌晨一点钟,身下的她还气喘吁吁。我把手机放下,清楚的听到了她的哭声。

“我们退出江湖好不好?” 她的哭腔总是那么的好听。

“我在这个圈子打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坐到这个位置,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我一边说话一边从她的身上下来。

“可是你已经老了,你那秋名山的纪录已经没有人在意了。三环那么堵,前几天都有人在上面把货发到了目的地,你能行吗?那些虚名就这么重要吗,能不能为我们的以后想想?” 我明显感到了五姑娘的伤心与愤怒。

我想反驳,但我停住了。因为这些事事实,我确实是老了。如今的车道已经不是当年的速度了,时代发展太快,一大批老司机都被扔在了后面。

当年上车前的“滴…”声,如今已经变成了默不作声地“下载成功、加载完成”。

那一批一批库存的货,已经不再好发了。

03

我闭上眼侧身去问物姑娘的额头,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声旁的五姑娘已经不在了,我伸手去摸了摸手机,手机下面压着一张纸条:早餐已经做好,等你回来。

放下纸条,我看了看地上的烟头,突然想到昨晚的第一声叮咚的信息我还没看。我打开微信,果然是那个新来的年轻人发来的:五点半之后,我在秋名山等你。

我看了看时间,压根就不知道这家伙说的是凌晨五点还是下午五点。所以我不会去了,昨晚五姑娘的泪已经说明了一切。如果连自己心爱的女孩都不能保护好,我要那车神之称又何意义?组织上的事就交给这些年轻人去处理吧。

秋名山上总有一代一代的老司机在退去,但也总有一代一代新的引擎在跃跃欲试。那道弯之后,如果还是不能看到车尾,就注定只能听到别人远去的发动机轰鸣声。

我起身走到厨房,五姑娘赤裸的在摆弄餐桌上的食物。刚刚在心里放下一件大事的我,看到这种情况,我想现在只有一件事能让我解脱了。刚刚准备好一切,屋里的手机又叮咚的响了,我想大概又是一辆车开翻了吧。

04

年轻人,五点半之后,我不会在秋名山等你了。这是属于你们的时代,我们已经老了。

运动过程是不能被打断的,但门外还是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

“老司机,组织上出事了…”

五姑娘好像感到了我的卡顿,和我说要不你先去抽支烟放松一下吧,可是我从来都不抽烟的啊!

突然我听到屋里有人用手在拍桌面,拍了两下好像有一个东西掉到了地板上,听声音应该也是打火机。

 

评论
热度 ( 5 )

© 旁边有个王 | Powered by LOFTER